盛新冠热线平台

新冠病毒(Covid-19)带来的影响正席卷全球。在很多国家,医疗系统正面临着巨大压力,同时经济也受到影响。荷兰政府为了防止新冠病毒的进一步流行,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该等措施将至少持续到2020年4月28日。此外,2020年3月17日,荷兰政府出台了保护经济与企业的一揽子政策。

作为企业家,您可能已经感受到了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也可能对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存有疑问。如何解读这些政策?如何快速应对这些政策?哪些政策可以帮助贵司?当贵司无法履行合同义务或贵司的供应商断供,是否可以提起不可抗力抗辩?此外,RIVM的建议也带来了不少劳动法相关的问题,例如员工是否可以因为害怕感染新冠病毒而拒绝工作。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由荷盛多个业务部门的律师组成,我们可以帮助您提供所有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法律意见。

如果您就在新冠疫情期间从事商业活动有任何问题,请在工作日上午9.00点到下午5.00点随时联系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Tong L1001839sm Rens Sam L1002248
Luuk5
中国业务部
Tong Wang
公司法
Rens M.R. Berrevoets
劳动法
Sam E.J.M. van Well
争议解决
Luuk Rietveld

 


荷盛新冠博客

在博客中,荷盛将会就常见问题做出答复,并且就政府的政策提供一般信息及评述。

新冠专题:


01/05/2021

更新 26 – 公司法
TEMPORARY ACT COVID-19 JUSTICE & SECURITY EXTENDED UNTIL 1 JUNE 2021

The temporary act Covid-19 (the “Temporary Act”) has now been extended to 1 June 2021 due to the ongoing consequences of Covid-19. For a detailed overview of the measurements we refer to Update 18.

Finally, in order to provide legal certainty to legal entities and in order to avoid that during the meeting’s notice period the legal entity loses the option to hold an electronic meeting, the Dutch Minister has announced that it is intended that the temporary measurements facilitating the electronic decision-making will only lapse two months after a public announcement of the intended expiration date and no earlier than on 1 August 2021.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above,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our Corona helpdesk team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17/02/2021

更新 25 – 公司法
COVID-19司法和安全临时法案执行延期

根据2021年1月27日的皇家法令,COVID-19司法和安全临时法案(“临时法案”)将被延期至2021年4月1日。

除了其他方面,临时法案允许法律实体对众多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做出偏离。例如,法人实体可以通过电子手段召开股东会议,即使该法律实体的公司章程中并未作出相关规定。此外,财务报表编制的截止日期也可适当推迟。

延期法令的解释性说明指出,至少需提前两个月宣布临时法案中部分条文失效的确切日期。该安排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让法人实体可以清晰地了解已安排的虚拟会议该何时召开。

如您对上述内容有疑问或者希望获取更多的信息,请联系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13/01/2021

Update 24 – Employment law
The Working Conditions Decree has been temporarily amended in order to prevent or reduce the risk of COVID-19 infection at the workplace

The Working Conditions Decree contains rules relating to safety, health and wellbeing at the workplace. Article 3.2 of the Working Conditions Decree contains general requirements with which the workplace has to comply. These requirements are temporarily expanded in article 3.2a du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 According to this article, necessary measures and provisions must be taken to prevent or reduce the risk of COVID-19 infection at the workplace. Which measures and provisions need to be taken depends on what is considered necessary at the workplace in question. The employer must therefore assess the risks at the workplace.

The necessary measures and provisions in any case include:

  • observing of sufficient hygienic regulations;
  • providing effective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to employees on controlling COVID-19 at the workplace; and
  • adequately monitoring compliance with the aforementioned required measures and provisions.

Of course, the RIVM's more general guidelines (washing hands, keeping a distance, etc.) also apply at the workplace. In addition to this, the explanatory memorandum to the Working Conditions Decree includes the following examples: (i) placing screens; (ii) indicating walking routes; (iii) limiting the number of people at the workplace; (iv) ventilating spaces; (v) disinfecting the workplace; (vi) disinfecting tools, and (vii) wearing facial protection or mouth mask.

A failure to comply with article 3.2a of the Working Conditions Decree will result in a finable offenc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above,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our Corona helpdesk team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09/11/2020

更新 23 – 争议解决
COURT HEARINGS IN THE NETHERLANDS DURING COVID-19

For a couple of months now, the Corona virus has been a plague for Dutch society (like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The Dutch judiciary (de Rechtspraak) has also experienced the negative effects of the pandemic. For some time now (i.e. since the end of March, beginning of April 2020), the civil courts have been asking lawyers to use a digital (video) connection to replace court hearings in the physical presence of parties. To this end, the court had already drawn up and put into effect temporary deviating rules with respect to court hearings (in Dutch: Tijdelijke afwijkende regelingen). As a result, the oral hearing of court cases in the Netherlands has undergone a transformation: whereas the Dutch legal system used to know only one (traditional) way of holding court hearings, now there are three options: (i) the parties, the court, the court clerk and lawyers attend the hearing physically while observing a minimum distance of 1.5 meters, (ii) all present parties dial-in via a video conference, i.e. a connection with which image and audio connections are established at the same time, or (iii) all parties dial in telephonically and only hear each other's voice (also called teleconferencing). Please be referred to - for example - the Tijdelijke regeling handel en kanton (in Dutch) in which several types of court hearings, which take place either by phone, by video or physically, are addressed.

This newsletter discusses the main aspects of an audiovisual session, in particular in view of the safeguards laid down in Article 6 of 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ECHR).

Article 6 ECHR
Article 6 ECHR 
protects the right of every person to have a fair trial, which means that every person has the right to have his or her case heard fairly and publicly within a reasonable time by an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tribunal established by law. Safeguarding the right as laid down in article 6 ECHR could be compromised in the case of audio(visual) hearings.

Fair and public trial
Important guarantees in light of a fair and public trial are considered to include:

  • the right to a fair trial; and
  • the right to express one's views (orally) before a tribunal.

In essence, this means that a party to the proceedings has the right to be personally (physically) present at a hearing. The right to have a case heard in public means that the hearing takes place in public and that the presence of members of the public is allowed. The public hearing of a case makes public scrutiny of the jurisprudence possible, which contributes in this way to the objective of article 6 ECHR (i.e. the right to a fair trial). However, this right is not absolute. Restrictions are permitted under Article 6(2) ECHR. Moreover, the parties concerned may waive the right to have an oral public hearing.

Oral Hearings
It may be argued that – in view of the protec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a fair trial – a physical session is preferable to a virtual session. In what ways may the use of audio(visual) means adversely affect the right to a fair and public trial as laid down in Article 6 of the ECHR?

1. Confidentiality
First of all, the use of audio(visual) means can have a detrimental effect on the communication between lawyer and client. During a physical hearing in a courtroom, parties may request the court to adjourn the court hearing, after which, if granted, the parties can withdraw to discuss. The court can also offer that possibility during a hearing by audio(visual) means, in which case the parties then should mute their microphones. However, there is a risk that a party or his lawyer forgets to mute the microphone or that the court (as operator of the Skype-for-business hearing) inadvertently switches on a party’s microphone, as a result of which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mat become known to the other party or the court.

2. Statements by the parties to the proceedings
A second aspect to be taken into account is the extent to which parties explain their case truthfully in an audio(visual) court hearing. A party who is inexperienced in speaking in front of a camera may not feel at ease and may act in an unnatural way, which may resulting in the court finding a statement made by that party not convincing. Moreover, a malfunction in the audio(visual) connection could also be detrimental to the persuasiveness of a party's statement, as the court could interpret the statement incorrectly.

3. Principle of public access
When using audio(visual) means, the principle of public access is inconsistent with the need to secure the audio(visual) connection as properly as possible as the connection must not be hacked. The need for security means that the press (and others present) are only able and allowed to attend the virtual oral hearing by requesting the court to grant them access and that on request a certain access code is sent to them. This is at odds with the principle that - in principle, unless there are serious grounds for doing so - a hearing should be open to the public.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the above,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our Corona helpdesk team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30/10/2020

更新 22 - 劳动法
DETAILS OF PROLONGATION TEMPORARY EMERGENCY BRIDGING MEASURE FOR JOB RETENTION (NOW 3) PUBLISHED

General

The purpose of the NOW scheme is to support employers by means of a subsidy to keep their employees employed as much as possible.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NOW 3.0 on 1 October 2020, the NOW scheme will be extended by three periods of three months. In addition to the Roadmap Application Temporary Emergency Bridging Measure for Job Retention (NOW 3) that was published yesterday, this news update outlines the main characteristics of NOW 3.0 and the most important changes compared to NOW 2.0. The subsidy can be applied for from 16 November 2020.

Tranches
The NOW 3.0 is divided into three subsidy-periods. The first period ("Tranche 3") runs from 1 October 2020 to 31 December 2020. The second period ("Tranche 4") from 1 January 2021 to 31 March 2021 and the third period ("Tranche 5") from 1 April 2021 to 30 June 2021. During these three periods, the support is gradually decreased.

Tranche 3
In Tranche 3, a loss in turnover of at least 20% is required to qualify for the subsidy. In the event of a loss in turnover of 100%, a percentage of 80% of the overall wage sum over the relevant 3-month period will be paid. If the loss in turnover is lower, the subsidy will be proportionally lower.(*1)

Tranche 4
In Tranche 4 there must be a loss in turnover of at least 30%. The maximum subsidy percentage is 70% of the overall wage sum over the relevant 3-month period.

Tranche 5
In Tranche 5, again, there must be at least a 30% loss in turnover. The maximum subsidy percentage in this tranche will drop to 60% of the overall wage sum over the relevant 3-month period.

Timing and advance payments

For Tranche 3, the intended application period is from 16 November 2020 until 14 December 2020, for Tranche 4 from 15 February 2021 until 15 March 2021 and for Tranche 5 from 17 May 2021 until 14 June 2021.

If the conditions are met, the applicant will again receive an advance payment of 80%. The advance payments over the chosen 3-month period will be based on the wage sum over June 2020 (multiplied by three).

Determination of the subsidy allowance

The final subsidy is determined on the basis of the drop in turnover and the overall wage sum. The calculation of the loss in turnover remains the same as under the NOW 1.0 and NOW 2.0 scheme: a quarter of the turnover in 2019 is compared with the turnover over the selected 3-month period.

The possible 3-month periods that can be chosen for the of loss in turnover per tranche are included in step 1 of the Roadmap Application Temporary Emergency Bridging Measure for Job Retention (NOW 3). The affected company will likely choose the period during which the largest decrease in turnover is expected. However, if an application has already been made and granted for NOW 2.0 subsidy, the 3-month period chosen for NOW 3.0 subsidy must connect to the 3-month period related to the NOW 2.0 subsidy. This also applies to the subsequent tranches in NOW 3.0.

Changes compared to NOW 2.0

The following conditions differ from the NOW 2.0 scheme:

  • As described above, the compensation percentages will gradually decrease and the required turnover percentage will increase from Tranche 4 upwards.
  • There will be more room for employers to restructure as the overall wage sum may be reduced without this leading to a reduction in the subsidy amount. The overall wage sum may be reduced by 10% in Tranche 3, by 15% in Tranche 4 and by 20% in Tranche 5.
  • The wage of an employee who is made redundant for business economic reasons will no longer be deducted from the subsidy over the entire subsidy period. The employer will receive a subsidy for the wage costs so long as the employee remains actually employed during the subsidy period.
  • In Tranche 5, individual salaries are capped at a maximum wage of EUR 4,845 gross per month. In all previous tranches, individual salaries were capped at EUR 9,538 gross per month.
  • The 5% penalty discount on the NOW-subsidy that was applied in the case of a collective dismissal on the basis of business economic reasons without agreement with trade unions, staff representatives or works councils no longer applies.
  • There will be a best efforts obligation to reemploy employees eligible for dismissal during the subsidy period. It this cannot be adequately substantiated, there will be a 5% penalty discount on the NOW-subsidy.

A number of conditions remain unchanged. For example, the ban on paying dividends and bonuses and the ban on the acquisition of one’s own shares in 2020 (Tranche 3, 4 and 5) and in 2021 (Tranche 4 and 5) remains in place.

HEUSSEN can assist you in the application for the NOW-subsidy. For questions 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above, please contact our Corona Helpdesk team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1For a detailed overview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ubsidy and the drop in turnover in each tranche, please refer to step 3 of the "Roadmap for the application for emergency measures for bridging employment NOW 3".


29/10/2020

更新 21 - 劳动法
保留就业临时紧急措施(NOW3) 申请指南

Stappenplan NOW 3 CN

Click here to download a PDF version of this roadmap application. HEUSSEN can assist you in the application for the NOW-subsidy. For questions 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above, please contact our our Corona helpdesk team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02/10/2020

更新 20 - 劳动法
劳动法实践中的新冠问题 – 下属法院判例对雇主的启示

在劳动法实践中,新冠病毒与相关的限制措施使雇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除了造成新的困境之外,它还催生了新的判例法。我们将在下文讨论一些近期发布的判例法及其为雇主带来的启示。

处于新冠隔离中的健康员工原则上有权获得全额工资
某一地方法院判定,处在新冠隔离中的健康员工有权获得全额支付的工资。该法院认为,政府采取的措施不属于员工应自行承担的情形。此外,由于不涉及生病,雇主必须继续支付全额工资。然而,就旅行出发时已被政府调整为橙色或红色旅行建议的区域而言,如果员工前往这些区域后被强制隔离,则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不遵守新冠措施的员工可能因此被合法解雇

在另一个地方法院判决的案件中,一名员工在其工作期间已经收到各项警告,但仍旧违反新冠措施的规定。该员工先是尝试与同事握手,然后拥抱他们。该雇员已被停职,随后因不遵守规定而被立即解雇。尽管法院判决该立即解雇是不合理的,但仍批准了雇主要求终止劳动合同的请求。法院认为,当事方之间的劳动关系(部分是鉴于该员工过去的行为)受到严重损害,以致无法再合理要求雇主继续这段雇佣关系。 (4).

在另一起案件中,法院维持了因违反新冠措施而被立即解雇的决定。在该案中,一家快餐店只允许打开汽车购餐通道的门,而一名员工则在封锁开始后打开了餐厅的其他门。尽管该员工当天收到了同事的提醒,但他仍然让餐厅在当天下午继续营业。地区法院判定立即解雇是合理的。法院认为,在任何情况下,员工都应联系公司总部以确认餐厅是否确实可以继续营业。否则,该员工就会给客人、同事甚至餐厅的声誉造成威胁。 (5).

雇主没有义务撤销雇员已经计划的假期

地区法院判定,由于新冠病毒而无法休假并不属于员工有权收回已经计划好的假期的情形。法院认为,无法休假的情形应由员工自行承担。 (6).

雇主应谨慎做出由新冠引起的单方面变更雇佣条件的决定

对雇佣条件的单方面变更必须遵守严格的条件,简而言之,根据公平合理的标准,只有该变更是雇主出于重大利益的考量,以至于超过了雇员的利益时才是可行的。因此,地区法院判定,在任何情况下,仅仅出于新冠危机则不足以构成充分的重大利益,这也并非出乎意料。 (7).

如您对上述内容有疑问或者希望获取更多的信息,请联系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1) ECLI:NL:RBLIM:2020:4465
(2) See also: ECLI:NL:RBNHO:2020:5863.
(3) Because of acting in violation of employment conditions.
(4) ECLI:NL:RBROT:2020:7517
(5) ECLI:NL:RBROT:2020:7567
(6) ECLI:NL:RBROT:2020:4731
(7) ECLI:NL:RBROT:2020:4731


18/05/2020

更新 19 - 综合
自2020年5月11日起放宽新冠措施

紧跟其他欧洲国家的脚步,荷兰也将放宽新冠措施。虽然目前每天仍然有病人死于新冠,但从新冠疫情的数据可以看出情势正向好的趋势发展。要求更多自由的社会需求日益强烈,因此荷兰政府决定自2020年5月11日起在数个领域放宽抗击新冠的限制措施。荷兰政府同时预期将在未来放宽其他措施。

首先,荷兰政府放宽措施将主要依赖于各地的地方政策。这些措施的放宽不会直接导致更多的民众上街、驾车或乘坐公共交通。未来措施的放宽将会是地方层面的,而不是国家层面的,稍后我们将会进一步更新。

2020年5月11日起放宽的措施

学校
包括特殊(基础)教育在内的小学、托儿机构以及儿童看护服务将于2020年5月11日重新开放。

运动及比赛
将逐步允许儿童参加体育训练及比赛。12岁及12岁以下的儿童可以在看护下一起进行户外运动。13岁以上18岁以下(包括18岁)的青少年可以一起进行户外运动,但需要保持1.5米的距离。此外,允许所有年龄层进行户外集体运动,但前提是需要保持1.5米的距离。然而,比赛还未开放,且不允许使用更衣室及淋浴房。

接触性行业
再次允许接触性行业开业。该等接触性行业包括驾驶教练、某些医疗行业、美容行业以及替代医学从业者。同样地,从事这些行业需要尽可能地保持1.5米的距离。

公共交通
仅允许在必要的时候使用公共交通。建议避开高峰时段并且佩戴非医用口罩。考虑到自2020年6月1日起公共交通会更为繁忙,因此自届时起,在公共交通上会强制要求佩戴口罩。

未来的措施放宽

如前所述,在上述放宽的行业中,相关客户多居住在周边,因此放宽措施是可行的。由此带来的公共交通拥挤和大量人群移动的风险不高。同时,在上述行业中遵守健康建议也是相对容易的,例如常洗手。

但是,要求放宽在其他行业的限制措施(例如酒店行业)的要求日益增加。因此荷兰政府拟与已制定相关1.5米社交距离计划的公司和机构进一步讨论,逐步放宽相关措施。

2020年6月1日拟放宽的措施
如果病毒的传播得到控制,则2020年6月1日将重新开放中学。但是,目前仍然不清楚如何开放。同时,有露台可以提供场地以保持1.5米社交距离的商店将可以重新开放。电影院、餐厅、咖啡厅、文化机构(例如音乐厅及剧院)可以重新开放。这些开放的前提是最多只能允许30人进入且可以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此外,来访需要提前预约并且企业将事先与来访者沟通以评估是否存在任何风险。

2020年6月15日拟放宽的措施
如果病毒的传播得到控制,则自2020年6月15日起将允许高中职业教育(mbo)开展实践授课并进行考试。

2020年7月1日拟放宽的措施
自2020年7月1日起,拟将允许重新开放营地的厕所与淋浴房。电影院、餐厅、咖啡馆及文化机构的受访者届时将允许增加至100人。这一人数限制将同样适用于其他的集会,例如教堂、婚礼及葬礼。

2020年9月1日拟放宽的措施
如果在2020年9月1日,疫情仍然受控,则健身房、桑拿、运动中心、俱乐部餐厅、大麻店及赌场将重新开放。此外,届时将允许所有年龄段参加接触性运动及室内运动。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有任何疑问,请随时与我们联系。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18/05/2020

更新 18 - 公司法
动态更新:就法律实体出台的紧急立法已生效

如之前所公布的,部长大会已经批准紧急法案,使得法律实体可以通过更为灵活的方式完成某些法律要求。这一紧急法案已于2020年4月22日起生效,其效力可追溯至2020年3月22日。紧急法案将于2020年9月1日失效,但每次可延长2个月。本文将就该紧急法案对荷兰私营有限责任公司的几个重大影响展开讨论。

荷兰私营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大会
紧急法案允许董事会决定私营公司的股东大会仅通过电子形式召开,例如通过现场连线的方式召开。召开方式必须在会议通知中列明。如果没有在会议通知中列明仅能够通过现场连线方式召开会议,则董事会须变更会议通知,并且在会议召开前48小时通知股东。

通过现场连线方式召开会议的一个条件是在会议召开前72小时,股东有机会通过书面或电子方式就会议议程中的会议主题事项提问,以展开对话。但是,如果未能提问,则不影响会议期间通过决议的效力。

董事会及监事会
根据紧急法案,公司章程中关于董事会及监事会现场会议的条款将不再适用。

私营有限公司年报的准备及公布
根据荷兰法律,董事会必须在公司财年结束后的5个月内准备私营有限公司的年报。这一期限可以通过股东大会,根据具体的情况延长5个月。紧急法案规定,董事会而非股东大会即可将准备年报的期限延长5个月。

此外,根据紧急法案,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在登记机关提交年报导致破产将不会视为董事未适当履行义务,如果未能提交年报的情形发生在新冠疫情期间,则延迟公布年报是公司破产的重要原因这一法定推测将不予适用。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有任何疑问,请随时与我们联系。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13/05/2020

更新 17 - 劳动法
新冠疫情期间的休假问题

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似乎比预想的要长久。虽然电影院、餐厅、咖啡馆以及博物馆于2020年6月1日开放,但我们的生活要完全恢复到原有的方式仍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同时,在夏天是否能够到境外旅行仍然未知。因此,有很多员工要求撤销其之前已经申请的休假,并希望能够保留休假以备之后使用。然而另一方便,在疫情期间业务大幅度降低的雇主希望员工能够在此期间休假。此外,雇主还预计到了在所有措施解封之后休假要求急剧上升的可能性。对此,可能您会提出疑问,是否能够强制要求员工继续使用其之前申请的假期?雇主是否可以且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拒绝员工在新冠措施解封后提出的休假申请?

强制使用已经申请的假期
原则上来说,如果员工想要撤销已经申请的假期,则雇主不能强制员工继续使用。其原因为,雇主必须根据员工的意愿决定员工的休假。员工已在不同时段申请了休假的事实也不能改变这一原则。此外,需与良好雇主的做法一致,雇主仅可以在合理的情况下违背员工意愿强制要求员工使用其已申请的休假。前述合理的的情况包括雇主已经由于员工申请的休假而安排了一个替代员工。仅仅是经济上面你的考虑,例如低于往常的用工需求,是不足以构成这一合理情况的。另外,主张员工将会节省假期直到后一阶段一起申请休假这一抗辩也不能作为合理的理由。但是,为解决这一困扰,立法者给予了雇主拒绝休假申请的权利。

基于上述分析,强制员工使用已经申请的假期是不允许的。但是,雇主可以在企业内部规定,已申请的假期不得撤回,那么在此情况下员工则有义务说服雇主(或法官)雇主不让其休假的行为不符合法定的休假规定和/或良好雇主的惯例。

拒绝休假申请
员工有权至少使用法定休假天数(全职员工每年20天)。雇主应当根据员工的要求决定其休假,除非另有原因、双方另行书面商定或集体合同另有规定。因此,原则上,如果存在“有效的原因”,则雇主可以拒绝休假申请。但是,雇主需首先评估员工休假以及拒绝员工休假的结果。运营压力(例如酒店行业在解封后的情形)是可以作为一项有效原因的。同样地,如果已经有一定数量的员工申请了在某个时间段的休假,那么拒绝后申请员工在同样的时间段的休假也可以作为一项有效的原因。

结论
面对疫情措施解封后可能产生的大量休假申请,我们建议雇主向员工明确不得撤销已经申请的假期。此外,雇主也可以向员工指出,在疫情措施解封后批准所有休假申请的可能性很小(原则上并不强制雇主批准休假申请)。虽然在原则上并不强制员工违反其意愿休假,并且员工有可能迫使雇主接受其取消已申请假期的请求,但这一做法可能会使得员工选择在疫情措施有效期间休假,这似乎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

如就您与员工的劳动合同有任何的疑问,欢迎随时垂询我们的新冠热线 (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13/05/2020

更新16 – 诉讼
荷兰商事法庭(NCC)程序性判决

介绍
2020年4月29日,荷兰商事法庭(以下简称“NCC”)在阿姆斯特丹进行的简易程序中,对涉及美国与荷兰的当事方之间进行的诉讼作出了判决。该诉讼的主要争议焦点为双方是否已经达成交易协议,或者如果事实并非如此,则主要问题为是否应该支付、变更或减少约定的“分手费”或考虑到COVID-19的影响而进行扣减。这些问题适用荷兰法律。

原告(位于纽约的一家公司)与Tennor(被告)此前筹备数月商讨一项预期交易,交易将由Tennor收购原告在马术表演业务中50%的权益。双方于2019年12月底签署了一份意向书。意向书中规定,任何一方可以选择在截止日期前的任何时候退出交易,但退出方必须向另一方支付3,000万欧元的分手费。 交易达成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3月2日。原告完成了交易的相关文书工作,且Tennor的律师和其他顾问就该交易发表了几项声明(例如“草稿已定稿”以及“【……】将在几分钟后返回签名页”等)。但是最终Tennor并没有签署文件。

原告诉诸法院,请求判决Tennor收购股份并支付价款(1.69亿欧元),或者请求判决Tennor支付3,000万欧元分手费。

Tennor提出了以下三点抗辩:

  1. Tennor认为交易并不存在,因为其授权代表未曾签署。
  2. Tennor援引《荷兰民法典》(以下称为“DCC”)第6:248、6:258和6:260条的规定,并主张根据当前COVID-19的情况和对业务的影响,任何交易都必须被撤销或必须对其影响进行调整。
  3. Tennor基于类似的理由以及DCC第6:94条的规定,坚决主张分手费应被撤销、调整或降低为零。

针对Tennor的上述抗辩,除了认为该交易已完成的主张外,原告还辩称该业务保留了其长期价值,Tennor的情况变更主张顺势将COVID-19带来的负担完全转移给了原告。

判决结果
双方均认可,Tennor并未签署交易协议的书面文件。意向书中“执行和交付”的要求并非荷兰法律的正式要求,但该要求是作为协议存在的重要条件。在双方实际进行的并购中,这意味着基于Tennor顾问的行为或声明,接受协议的门槛很高。NCC认为:“因此,没有足够清晰和可靠的沟通记录,以致在与原告同等情况下,一个合理的人会理解为Tennor希望达成协议(要约和接受)。那意味着没有交易。”

基于上述理由,在初期阶段,NCC初步认为在案情上没有足够成功的可能性来证明原告在其主要主张中寻求的临时措施是合理的。法院认为,原告提出的信息不足以假定已经达成交易协议。因此,原告的主要主张被驳回。

关于替代性索赔,NCC指出,在未签署交易协议的情况下,支付3,000万欧元的分手费是毋庸置疑的。而问题在于,是否应针对COVID-19带来的影响,变更、减轻或减少分手费。Tennor依赖DCC中的三条条款来支撑其抗辩,这些条款也为法院提供了讨论的框架:

  • DCC第6:248(2)条规定,合同条款在某些情况下不可执行(公平合理原则的限制性效力);
  • DCC第6:258条授权法院,应当事方之一的请求,在来来达成合同且合同未作任何规定的情况下,解除合同或修改合同的效力。其本质为根据公平合理的标准,无法期望维持合同的性质;
  • DCC第6:94条授权法院以公平为基准,减少或消除处罚。

根据所有上述三条,法院必须谨慎行事。合同通常必须按照所约定的执行。COVID-19可能是无法预料的情形,但是根据公平合理的标准,原告可能不会期望支付分手费的义务保持不变。在这方面,NCC在简易程序中将着眼于分手费的基本依据。毕竟,此举是为了鼓励双方进行交易,分配风险并表达其承诺。

NCC引用了R.P.J.L Tjittes教授所倡导的“共担痛苦”理念,即在不可预见的情况下(例如COVID-19危机),为了达到分配损害的目的,当事方可能出于合理的理由承担重新谈判的义务。NCC在当前情况下进一步致力于维护双方的契约平衡。根据法院的分析,这也是对待协议的正确方法。正如Tennor所言,对业务的伤害可能是实质性和结构性的,但是为保证协议中的契约平衡,最好的“共担痛苦”的解决方案是让Tennor按约定支付分手费。这也将确定的风险分配给被告。如果要在任何业务低迷时期降低分手费,该费用的目的,即完成交易的舒适和信心,将无法实现。分手费将在各方希望稳健的情况下准确剔除。因此,法院允许该替代要求,并命令被告支付3,000万欧元的分手费。

结论
各方可能在达成协议时未考虑到诸如COVID-19之类的大流行的后果,尤其是其深远的后果。鉴于重大财务问题而诉诸不可预见的情况(荷兰民法典6:258)可能导致法院判决必须进行修改、减轻或减少该协议或其影响。但是,在上述判决和特定情况下,NCC不会继续修改协议,而是按照“分担痛苦”的做法原封不动地支付3,000万欧元的分手费。应Tennor的请求,修改该条款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风险的分配。但是,NCC的判决并不意味着每个法院都将做出相同的判决:不仅因为这是在简易程序中做出的判决,而且还因为法院将始终根据案件的所有具体情况做出判决。

您可以在司法机构的网站上进一步阅读此案件。

如您想进一步了解新冠危机对诉讼实践的影响,或者在这方面需要任何协助,欢迎随时垂询我们的新冠热线(corona@heussen-law.nl, +31(0)20 312 2800)。.


07/05/2020

更新15公司法

把握危机新冠危机带来的机遇 —— M&A杂志2020年第1

Suzanne Beijersbergen接受了M&A杂志的采访,谈到了新冠危机后的变化。新冠危机是否为参与并购交易的某一方提供了机会?哪些部门将从此次新冠危机中受益,哪些创新将因新冠危机而加速发展?在线浏览全文(荷兰语)请点击这里

Contact

如您想进一步了解新冠危机对并购交易的影响,或者在这方面需要任何协助,欢迎随时联系Suzanne S. Beijersbergen或者垂询我们的新冠热线(corona@heussen-law.nl,+31(0)20 312 2800)。

Corona dip pic


04/05/2020

更新14 – 诉讼
司法委员会采取的措施概览 

近期,荷兰的诉讼实践发生了重大变化。以下我们将简要介绍司法委员会(司法机构)针对新冠疫情的爆发而采取的措施。

案件处理与临时安排的总体方案

自司法机构决定关闭法院、法庭和特殊司法院以来,已经过去了六个星期的时间。但法院系统仍在处理案件,只是处理的方式不同于往常。

一般偏离规定

一般规定涵盖了有关出庭、口头诉讼、安全邮寄和其他事项的一般规则。

基本原则仍旧为,原则上不会举行庭审,并且当事方均不实际出庭。原则上,庭审将通过电话或使用Skype for Business等其他方式来听取各方的意见。书面诉讼将照常继续进行。

临时偏离规定

每个法律领域/部门也都制定并实施了各自的临时法规。因此,对于民事案件,法院也偏离了常规规则。由于新冠危机造成的特殊情况,司法机构已发布了《法院民事案件的临时偏离规定》。除其他事项外,该文件介绍了如何递交新案件,并规定了所有诉讼程序将继续以书面形式进行。所有书面措施,例如提交答辩状,仍按照常规的方式进行。

除非另行通知,否则不会举行由当事方出席的口头庭审。已经计划举行的口头庭审将暂时推迟。法院还将询问当事方是否同意进行书面程序,而非口头庭审。

原则上,判决将被送达和分发。

紧急案件

在临时偏离规定下,司法机关将继续以书面或通过视频电话的形式,尽力处理高度紧急类案件和其他紧急类案件。非常紧急类案件为必须立即作出判决的案件。紧急案件包括紧急简易程序、部分纠纷、临时救济和紧急扣押申请,以及续签或延期租赁协议的请求。法院应决定是否可以将案件视为非常紧急类案件、是否应该进行庭审,并以何种方式进行。其他紧急类案件包括简易程序、解雇董事、破产程序中的异议通知和上诉,以及根据案情进行的上诉程序中的临时规定。司法机构的网站上列出了属于紧急或非常紧急类别的案件类型清单。

普通案件

新的普通民事案件可以按照常规的方式递交至法院。在充分遵守所有(临时)规定的前提下,该类案件将尽可能地以书面形式处理。

在线庭审和电子邮件安全

司法机构计划让日常业务尽可能地继续进行,无论是否通过电子手段。因此,司法机构选择了在线庭审,以作为(需要当事方亲自出席的)口头庭审的替代方案。此外,司法机构已启动了一个安全平台,作为提交诉讼文件的替代方式。

在线庭审

司法机构此举的目的是尽可能多地推进案件的继续进行。为此,司法委员会已做出特殊安排,通过Skype Web App在线举行此类庭审。

电子邮件安全

通常通过邮寄或传真发送的诉讼文件和消息可以临时通过司法系统的安全电子邮件系统发送。为此,司法机构启动了一个安全平台(ZIVVER)。通过该平台,除了法院自身外,律师、其他专业人员、组织和公众也可以快速便捷地交换文件和消息。对于那些需要签名的文件,则必须在14天内安排邮寄。

从2020年5月11日起的放宽措施

自2020年5月11日起,有关当事方有可能可以在必要时实际出席庭审。但是,庭审的次数仍将是受限的,并且将优先处理刑事、青少年和家庭类案件,而非民事案件。为了使有关当事方能够实际出席庭审,在考虑到“一米半距离标准”和其他保护公共健康的限制性措施下,将在所有法院大楼内设置审判室,通过此类负责的方式举行庭审。由于各法院的相关规定可能有所不同,因此建议访问相关法院的网站以获取最新信息。

如您想进一步了解新冠危机对诉讼实践的影响,或者在这方面需要任何协助,欢迎随时垂询我们的新冠热线(corona@heussen-law.nl,+31(0)20 312 2800)。


28/04/2020

更新 13 - 劳动法
扩大保留就业机会临时性紧急过渡措施(NOW)中集团公司的概念

NOW旨在通过补贴来支持雇主,以使他们的雇员尽可能多地受雇。 如果营业额损失至少20%,在一定条件下,雇主将按照三个月的营业额减少比例获得工资成本补贴。

NOW方案最初规定,隶属于集团的关联公司(法律实体)必须在集团层面计算营业额的损失。但是,社会事务和就业部长现在扩大了集团公司的概念。这意味着由于新冠危机而营业额损失超过20%,但不属于符合此类条件的集团关联公司的运营公司,也可以申请NOW补贴。 但是,以下附加条件应适用于这些运营公司:

  1. 运营公司必须声明,在2020年之前将不支付任何股息或红利,并且在采用2020年年度会计的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含该日),不得回购自身的股票;
  2. 雇用20名或20名以上员工的运营公司必须与员工代表机构(劳资委员会或其他机构)达成工作保留计划;
  3. 集团内的所谓员工实体(仅出于分配目的而配备员工的公司,这些人员被部署来执行其他集团公司的职责)。考虑到人员流动和人员部署是在集团级别上进行的,拥有员工实体的关联集团必须计算该级别的人员流动损失;
  4. 通常由申请NOW补贴的实体执行的任务或项目不得由集团内部的其他运营公司执行;
  5. 如果运营公司的员工在NOW补贴期间为另一集团公司工作,则在确定最终NOW补贴金额时,运营公司的营业额的损失应相应地进行减少;
  6. 最近采用的财务报表中使用的转让定价系统应在2020年评估期间优先使用;
  7. 库存的增减将归为营业额。

荷盛可以就基于过渡措施申请工资成本补贴向您提供协助。如果您就上述事项存在任何疑问,请随时联系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 (corona@heussen-law.nl / +31(0)20 312 2800)。


 

24/04/2020

动态更新12 - 综合
新调整的措施

COVID-19(新冠病毒)仍然是荷兰当下的热门话题,其目前已造成了严重的影响。RIVM在今年4月21日发布的数据表明,COVID-19现在已经造成了34,000多次感染,近10,000例住院和近4,000例死亡。每日与病毒的斗争仍在继续。4月21日,荷兰内阁将现有的措施延长至2020年5月19日。

初步来看,荷兰的新冠措施似乎正在将荷兰引向正确的方向。各行各业的员工都在尽最大努力来应对这种病毒。此外,住院人数也稳步下降。尽管情况还不稳定,但已有一些操作的空间。这一空间主要对于在家工作的父母来说是一定的利好。学校已经关闭一段时间,在家工作的父母不得不将工作与对子女的教育相结合。而目前,儿童和青少年可以重返校园或参加小范围的体育训练。以下内容概述了荷兰内阁就现有措施提出的变化及其实际含义。

教育和托儿
包括特殊(基础)教育和日托在内的小学,将于5月11日正式开放。小学必须将教室中容纳的儿童人数减少一般。通过这样的方式,儿童将有一半的时间能够上学。学校将自行确定应如何具体安排一半的儿童在学校而另一半的儿童待在家中。

与此相反,特殊教育小学将会全天开放。此外,中学将为学生从6月2日(星期二)起重返学校(至少部分)做准备。之后政府将宣布中学复课的实际方式。

体育训练
允许12岁以下的儿童在监督下进行和参加(团体)户外活动。也允许13至18岁的儿童参加体育训练,但他们必须始终保持1.5米的距离。

对于其他年龄段的儿童和青少年,尚不允许团体运动。但是,只要始终保持1.5米的距离,也可以进行个人运动。

独居的老年人
对于探望70岁及70岁以上老人的建议也进行了调整。从2020年4月29日起,可以由一名或两名的固定探望者定期探望70岁及70岁以上独居生活的老年人。

活动
所有超过100名参与者的活动(即必须遵守许可要求的活动)都存在可能导致病毒广泛和过快传播的风险。目前禁止组织和参加活动的措施将至少延长至 2020年9月1日。

对社会的影响和对社会经济造成的后果
新冠危机对社会的影响以及对社会经济造成的后果是巨大的。鉴于荷兰目前仍保持着良好的财务状况,因此政府能够继续向企业、个体经营者以及受影响的部门、分支机构和行业提供紧急救助。

然而,至少在2020年5月19日之前(大型团体)集会仍被禁止,各行各业的公司和分支机构仍被禁止复工并继续开展业务。限制性措施仍然适用于所有的餐饮行业、运动俱乐部、健身房、桑拿浴室、赌场、游乐厅、博物馆、音乐厅和剧院。同时,就需要与他人进行身体接触的业务,例如美发沙龙、美甲沙龙或按摩院,仍旧保持关闭状态。

如果您对荷兰政府采取的调整措施有任何疑问,请随时与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联系(corona@heussen-law.nl,+31(0)20 312 2800)。


07/04/2020

更新 11 - 公司法
正在制定召开虚拟股东大会的紧急法案
2020年4月3日,大臣会议宣布,将会制定紧急立法,允许所有法律实体召开虚拟股东大会。当前的荷兰法律并不允许虚拟股东大会的形式。但是,由于在政府采取新冠疫情相关措施期间内召开一个现场会议是十分困难的,因此将临时性地允许召开虚拟股东大会。

宣布紧急法案的发布会提到了在临时法案中将会包含以下内容:

  • 董事会可以决定召开虚拟股东大会,虚拟股东大会将仅可以通过现场连线(音频或视频)接入。董事或股东可以在该会议之前或会议中提出问题,该等问题将最晚在会议期间得到答复。
  • 如果一个董事或股东无法较好地参会,则通过的决议将仍然具有法律效力。
  • 董事会可以延迟召开股东大会的最晚期限以及备置年度报告的最晚期限。

大臣会议已经向国务委员会递交了法案,以听取意见。在法案提交荷兰国会二院后,法案将会对社会公开。发布会并未明确时间表,我们将会持续跟进紧急法案的立法进程。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有任何疑问,请随时与我们联系。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07/04/2020

更新 10 - 劳动法
保留就业机会临时性紧急过渡措施(NOW)申请步骤图

NOW CH def4

 


06/04/2020

更新9 - 公司法
并购与COVID-19:在新冠疫情期间及后疫情期间的尽职调查

新冠大流行正影响着并购市场。虽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且交易双方将面临困境,仍然有交易方考虑在此期间收购或出售公司。存有良好现金流的私募基金可能会寻求投资机会,同时,卖方也会考虑寻求出售其非核心业务的(部分)部门以获得现金流维系其核心业务。

进行适当的尽职调查是一项收购中的关键环节。在新冠危机或后新冠时期进行尽职调查需要考虑哪些具体的因素?

考虑到新冠危机对交易的潜在影响,买方应当进行一项深入的尽职调查,以评估在目标公司层面可能存在的风险。在荷兰法项下,卖方有义务向买方提供信息,卖方应当确保数据库中包含危机对目标公司潜在影响的相关信息。

在新冠大流行期间以及在新冠危机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双方应当额外关注下列事项:

  • 目标公司的董事会是否尽到了法定勤勉义务,以确保其为目标公司的商业利益及利益方的相关利益运营公司?虽然在操作中很难核实董事会是否尽到了上述义务,但可以调查董事会是否采取了相关措施,例如采取并保持一项足够应对风险的风险管理控制体系。
  • 目标公司是否就新冠危机对下列事项的影响进行了一项风险评估:(i)运营情况以及目标公司的负债情况;(ii)供应链的中断;(iii)目标公司的营业额;以及(iv)目标公司的重大交易?
  • 目标公司在新冠危机期间通过的所有公司层面决议是否均符合法律的要求?同时,需要核实股东大会及董事会是否可以不召开现场会议而通过决议,以及该决议是否满足了所有形式上的要求。
  • 目标公司是否仍然有能力履行其在重大合同项下的义务?以及该等重大合同的对方是否有能力履行其对目标公司的义务?
  • 目标公司作为合同方的重大合同是否包含了允许在违约或不可抗力事件中提前解除合同的权利?
  • 目标公司的保险计划是否覆盖了因新冠危机造成的损失,或是保险计划排除了此类事件?
  • 目标公司是否适用了充分的规则及指南以保护员工的健康及安全?

 新冠危机期间员工在家办公是否涉及任何许可或个人信息处理的影响?目标公司是否采取了足够的措施以避免相关不利影响?

如果您希望就新冠危机对尽职调查的影响进行进一步的深入讨论,或您需要任何协助,请随时联系我们。 

若您希望了解更多信息,请随时联系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03/04/2020

更新 8 - 公司法
商业合同与新冠病毒:何时能够成功提出不可抗力抗辩?

全球各地政府正采取措施应对新冠病毒的爆发,而这些措施将对包括经济在内的方方面面产生深远的影响。一般来说,一旦订立了合同,则有义务遵守合同的约定。但是,如果由于新冠病毒无法履行合同义务,例如向您的客户提供货品,那应该怎么办?您的客户是否能够据此要求您进行赔偿?您是否可以成功地提起不可抗力的抗辩?如果抗辩成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不可抗力
根据荷兰法律的一般原则,合同一方应当就因其未能履行合同引起的所有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除非该未能履行合同的行为是不能归因于他的。如果根据法律、法律行为(例如合同中的相关规定)或通用惯例不能归责于相关方或相关方对其没有责任,那么即可视为不能归因于该相关方。如果不能归责,那么就会有不可抗力。不可抗力致使合同无法履行,在此情况下,由于不可归责的原因,相关方并无义务向对方支付由于未能履行合同所产生的损失。但是,原则上对方有权利终止协议,除非未能履行合同的行为以其本身的特征或重要性较小,其所造成的后果不足以成为解除合同的正当理由。

如果一方由于新冠病毒及各国政府采取的突然且无法预计的措施而未能履行合同义务,这是否构成了不可抗力事件?在回答这个问题前,重要的是需要核实双方是否在合同(或一般条款)中约定了不可抗力条款。

如果双方在合同中包含了一项不可抗力条款,法院将会基于Haviltex标准(即在解释一个合同时,不仅需要考虑合同的字面含义,更重要的是需要考虑双方的意愿以及各方可以从对方处获得的合理预期),评估新冠病毒的爆发是否构成不可抗力。在解释不可抗力条款时,双方的意愿以及合理合法的预期将是决定性因素。

如果双方在合同中并没有包含一项不可抗力条款,那么法院将会根据法律及通用惯例来决定是否存在不可抗力,法院判定的重要因素是看未能履行合同义务的直接原因。例如,如果出口和/或进口禁令导致无法发货,这可以以未能发货是不能归责于合同项下有义务发货的一方的原因为由来进行抗辩。在这一情形下,未能发货是由于政府采取的紧急措施所造成的,而不是由于该方的原因导致的。

同时,在没有不可抗力条款的情况下,法院将个案判断未能履行合同是否能够归因于合同一方。在判断时,需要考虑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 相关方是否能够通过其他方式履行合同义务(例如:从其他没有进口禁令的国家进口,通过船运而不是空运发货);
  • 荷兰政府或者外国政府是否将新冠病毒的爆发确定为是一项不可抗力;以及
  • 案例中的类似案件,例如与禽流感相关的裁判。

结语
截至目前,我们尚未了解到任何已有的法院判决成功判定一方未能履行合同的原因是因为新冠病毒的流行所造成的不可抗力原因。如果法院需要裁定是否存在不可抗力,则其必须基于合同或一般条款中的不可抗力条款(如有)及案件的所有事实情况,评估未能履行合同是否完全取决于不可抗力。

若您希望了解更多信息,请随时联系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02/04/2020

更新 7 - 劳动法
政府公布保留就业机会临时性紧急过渡措施(“NOW”)细则

昨天,政府公布了保留就业机会临时性紧急过渡措施(“NOW”,“过渡措施”)的细则。过渡措施的目的旨在尽可能地通过补贴,支持企业继续维持与现有员工的劳动关系。如果营业额损失超过20%,则企业可以获得为期三个月的工资成本补贴,具体补贴金额根据企业的营业额损失按比例确定。预计该等补贴可以自2020年4月6日起申请,至2020年5月31日。

“工资成本”的定义
对企业的支持包含了一项员工工资成本的补贴,前提是已就该员工购买了强制性的员工保险(“werknemersverzekeringen”)。该补贴机制同样包括了对灵活用工合同项下员工的工资成本补贴,并且明确表示将适用于企业并没有义务支付工资的情形,例如零时工合同项下的员工。对于这类员工,如果其在授予补贴的相关期限内仍然受雇于企业并且获得工资,那么企业就将获得相关补贴。

在计算工资总数时,将参考当前工资扣除社保金后的金额(“socialeverzekeringsloon”)计算。对于每个员工来说,最高可能考虑的工资基数为€ 9,538/月。其他例如企业所缴纳的社保金、员工养老金及假日津贴将以30%附加费的形式做出补偿。

补贴的计算
补贴金额将最多补偿工资总数的90%,为期三个月,覆盖2020年三月、四月和五月,每月自首日起计算。在上述三个月内,必须存在营业额损失超过20%的情形。在确定营业额损失的时候,将以上述三个月的营业额损失与2019年年度营业额的25%进行比较。如果企业在2019年1月1日后成立的,则会适用不同的计算方式。

补贴金额将基于营业额损失的比例来计算。如果营业额损失为100%,则支付给企业的补贴金额将为工资总数的90%。如果营业额损失低于100%,那么补贴金额将同比例降低。

如果申请的企业是集团的关联公司,则营业额损失将在集团层面计算。但是,从目前来看,原则上对于外国公司而言,如果集团公司聘用的员工并未在荷兰参加强制性员工保险计划,则不会考虑该外国公司集团层面的营业额损失。

前提条件
参与如上所述的机制需要满足两项条件。首先,企业将尽其最大的努力尽可能地保持现有的工资总数。提供的预付款将基于2020年1月份的工资总数提供给企业。为了确保企业能够维持工资总数不变,如果企业在补贴授予的三个月内的所发工资低于2020年1月的工资总数,则最终补贴金额将会减少90%。

第二,企业在2020年3月18日至2020年5月31日期间不得因经济原因向UWV申请裁员。如果企业提交了该申请,则在计算最终补贴金额时,会从工资总额的基数中扣除150%的员工工资。

预付款及最终补贴的确定
如果接受申请,UWV会先根据预期的营业额损失,预付80%的补贴金额。预付款会分三期支付。实践过程中,UWV会尽力在2-4周内支付第一笔预付款。

紧急措施可能延长
政府正在考虑将紧急措施延长三个月。最终决定将于2020年5月31日前作出。但是,可能将适用其他前提条件。

荷盛可以就基于过渡措施申请工资成本补贴向您提供协助。如果您就上述事项存在任何疑问,请随时联系我们的新冠热线平台 (corona@heussen-law.nl / +31(0)20 312 2800)。


 01/04/2020

更新 6 - 公司法
并购与COVID-19:新冠病毒下的购买价格机制

概述
冠病毒(Covid-19)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日趋显现。荷兰政府出台了一项全面的紧急政策,其目的是“保护健康的同时,保护就业与收入,并缓解对自雇人员、中小型创业者及大公司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该一揽子措施在必要时为企业家和企业提供支持。众多行业如酒店、餐饮业、旅游业和花卉业等已经遭受新冠病毒的重创。

在荷兰的并购业务中,新冠带来的后果也很明显。本文的核心问题是公司的买方该如何应对由于当前危机在未来所产生的不确定性。买方应如何额外注意一些什么?有什么方法可以尽可能地降低买方在未来的不确定性?

在经济不确定时期,尤其是在当下由于新冠危机而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时,对于买方而言,在并购项目中需格外留意尽职调查的重要性。例如,在当前情况下,可以考虑对目标公司的整个供应链进行深入研究,或者对目标公司的保险政策与承保范围进行彻底核查,并考虑保险的例外情形是否包括诸如新冠病毒等情形。此外,必须对目标公司作为缔约方而签署的合同进行审查,以确定目标公司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履行其合同义务、中止其合同义务或是否有可能因新冠危机而解除合同。除了尽职调查之外,买方还应该制定先决条件、担保和赔偿条件等条款中涵盖新冠危机后果的相关内容。买方也应特别留意所谓的重大不利变化(MAC)条款的措词。

此外,对于买方而言,重要的是采用哪种机制来确定目标公司股份的购买价格。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并购实践中常用的两种购买价格机制:“锁箱机制”与“交割账目机制”。为此,我们将关注新冠危机对由“锁箱机制”确定的购买价格和由“交割账目机制”确定的购买价格的影响。另外,我们将讨论通过“盈利支付机制”条款的设置,是否可以使购买价格取决于不确定的(经济)时期的结果。在目标公司未来结果极为不确定的情况下,“盈利支付机制”也可以为买方提供额外的安全保障。

购买价格机制:“锁箱”与“交割账目”
新冠病毒将对企业的收益产生重大影响,包括并购交易中的目标公司。在并购交易中,购买价格通常基于对交易后目标公司收益的预测。在当前的情况下,显然难以对目标公司的收益做出准确的估算。

目标公司股份的购买价格通常由“锁箱机制”或“交割账目机制”来确定。两种机制均有优略势。我们将讨论在当前情况下哪种购买价格机制对买方最有利。

锁箱
如果采用“锁箱机制”,则购买价格将通过查阅目标公司在股份转让之日前几个月的财务状况来确定。购买价格通常是根据目标公司的最新财务数据确定的,通常是其最近(经审计)的年度账目。目标公司的经济风险在与该财务报表或账目日期相同的当日便转移给买方,该日期称为生效日。但是,购买价格仅在股份转让时支付,并且原则上不会在转让后进行调整。双方约定,从生效日起,目标公司将正常运营,并规定只有生效日与转让日之间的业务价值提取(但正常业务所致的除外)须由卖方进行补偿,这也被称为“价值减损”。

交割账目
当采用“交割账目机制”时,将根据目标公司股份转让的时间来编制目标公司的临时交割账目,包括收购资产负债表。这些临时账目反映了目标公司在转让之日(交割日)的预期财务状况。临时购买价格是根据这些临时账目确定的。临时购买价格在交易结束时支付给卖方。目标公司就此刻起便由买方承担责任和风险。

在交割后的几周时间内,将完成最终交割账目的准备工作。根据临时交割账目与最终账目之间的比对,确定最终购买价格。最终购买价格可能与临时购买价格不同。在这种情况下,由卖方向买方退还部分购买价格,或者由买方向卖方再行支付额外一部分购买价格。

盈利支付机制
双方也可以协商确定一项所谓的“盈利支付机制”。如果同意采用该机制,则仅在转让之日支付部分购买价格,这部分称为基本购买价格。双方约定,购买价格的另一部分,即所谓的“盈利”,将不会在转让日支付,而只有在双方商定的条件在一定时间内满足后才会予以支付。

促使达成“盈利支付机制”有几个原因。原因之一可能是目标公司的未来业绩难以预测。在“盈利支付机制”下,部分购买价格的支付取决于目标公司的未来业绩。

新冠病毒危机的影响
在不确定时期,至少对于公司的买方而言,选择“交割账目机制”似乎更为有利。如果采用“交割账目机制”,则仅在股权转让之后确定最终购买价格,并且可以对已经支付的临时购买价格进行调整。因此,与“锁箱机制”相比,在买方获得目标公司业务的经营风险之日,购买价格将能更好地反映出目标公司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购买价格将被设置为目标公司过去某个日期(生效日期)的价值,且可能不再与目标公司在收购时的价值相符。当生效日期设定为危机之前或危机开始时,“锁箱机制”可能会对买方产生更大的不利影响。生效日期与目标公司股份转让日期之间的潜在负面结果是买方需要负担的责任与风险。

如上所述,商定“盈利支付体制”将为买方提供额外的担保。在经济不确定时,类似当下由新冠危机导致的情况,目标公司在未来的业绩是难以预测的。因此,“盈利支付机制”可以作为一种解决方案,通过考虑到新冠危机在未来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从而最终实现较低的购买价格。

结论
各行各业普遍受到了新冠危机的影响,并购实践中也是如此。在这样一个不确定的时期,对于各关联方而言,在并购交易中考虑此类具体影响至关重要。在本文中,我们讨论了选择特定购买价格机制的后果,并得出结论,在不确定的经济环境中,采用“交割账目机制”确定购买价格对买方更为有利。另外,通过与卖方达成“盈利支付机制”,买方可以根据目标公司在未来实现的业绩成果来支付部分购买价格。

如果您对以上内容有任何疑问,请随时与我们联系。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27/03/2020

更新 5 - 劳动法
保留就业机会临时性紧急过渡措施(“NOW”)的更新

请见如下更新,但目前尚且不能办理工资成本的补贴申请。

税务局要求拟根据NOW申请工资成本补贴的企业,如果尚未递交月度工资税务申报,应尽快递交。其原因是,UWV将需要在处理NOW申请的过程中查阅这些信息。只有在UWV获得最新的贵司工资税务申报信息的情况下, 贵司才可以尽快获得补贴

需要提请您注意的是,提交税务申报并未要求您实际支付工资税。如果您由于新冠疫情产生财务问题,您可以申请延期支付。

若您希望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20/03/2020

更新 4 - 公司法
新冠危机期间保护就业与经济的最新举措

由于新冠病毒(COVID-19)在荷兰的传播所造成的后果日益明显。根据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院(RIVM)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19日荷兰共有2460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76人死亡。与此同时,由此带来的经济影响也日益引起关注。

2020年3月17日,荷兰政府出台了保护就业与经济的一揽子紧急政策,其中包括一系列措施旨在“保护健康的同时,保护就业与收入,并缓解对自雇人员、中小型创业者及大公司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该等措施将通过灵活的税收政策、补贴以及更多的贷款机会来确保企业能够继续向其雇员支付工资、为自雇人员提供短期资助,并保障企业能够继续持有资金。

我们将在如下的介绍中大致概述荷兰政府出台的相关措施。

设立工资成本补贴的临时机制
预期收益将减少20%的企业可以向劳动者保险机构(UWV)申请为期三个月的工资补贴,该补贴最多能够覆盖到员工90%的正常工资。具体的补贴数额将根据企业损失的预期收益确定。UWV将向申请者提供占相应工资80%的预付款。这一措施的目的旨在确保企业能够继续向其员工支付工资。

就该机制具体的措施与详解,请参见我们劳动法团队的相关解读。

对创业者的支持
自雇人员将通过更为快捷的申请程序,获得为期三个月的额外收入支持。该收入支持将以社会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并且不可撤回。

税收递延并减少罚款
企业家将更容易申请到税收递延。就此,税务部门将立即停止征收到期应付税收。这一政策所覆盖的税收包括所得税、企业税、工资税及收入税。豁免所有因未支付到期税收所产生的罚款。同时,给予企业更长的时间提供相应证据。此外,因未支付到期应付税收所产生的逾期利息也降至约0%。

扩大企业融资担保机制

如果企业在获得银行贷款时遇到困难,可以使用企业家融资担保体系。政府建议提高企业家融资担保体系,将担保上限从4亿欧元增加到15亿欧元。企业家融资担保体系将向中小企业及大型企业提供50%的担保,用于银行贷款与银行保函。

小型企业小微贷款利息降低
针对小型公司与创业公司提供小微贷款的信贷机构Qredits引入了一项临时的危机措施,对于可能因为新冠疫情遭受运营困难的小型企业,还款期限可递延六个月。此外,在此期间,贷款利率下调至2%。

农业及园艺产业的临时担

对于农业及园艺产业,也将适用一项特殊的机制,即在中小型农业信贷担保体系项下就流动资金引入一项临时措施。将由国家来向农业企业贷款提供担保。这一措施将于2020年3月18日起实施。

旅游税及文化行业的问询
内阁将向荷兰市民协会就(临时)暂停向企业家收取税收并返还已缴纳税收的可能性提出问询。这将影响到旅游税的收取。此外,政府正在与文化行业讨论以评估是否需要就该行业采取统一的措施或特别的措施。

特殊行业的补贴
政府的措施将对一些行业的收入产生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强制关闭的酒店行业及遭到订单取消的旅游行业。在这类行业的收入损失很难在新冠疫情结束后做出统计。因此,政府提议,对于在该等行业的企业提供相关的补贴政策。这些政策目前正在制定,并很快会提交欧盟委员会评估其是否涉及(合法的)国家补贴。

如您就荷兰政府出台的政策有任何的问题,请联系 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18/03/2020

更新 3 - 劳动法
对于未生病但仍因新冠缺勤的员工,雇主有义务继续支付工资吗?

如果雇员因新冠病毒而生病,那么荷兰劳动法明确规定:员工应以通常的方式向雇主报告生病,并遵守雇主所适用的政策。就此,雇主由于雇员生病应继续支付工资。如果雇员在感冒或因流感体温高达38.0度的情况下,根据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RIVM)的建议待在家里,则该情形与生病请假并无不同。然而,最近的事态发展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即如果雇员没有生病但仍然不愿或不能工作,雇主是否有义务继续支付工资,以及在何种程度上继续支付工资。在下文中,我们将讨论多种情况以及相应的缺勤情况。

必要的育儿:应急缺勤及后续可采取的其他解决方案
由于学校和托儿所的关闭,雇员可能会不得不需要照顾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雇员可能需要应急缺勤几日。在这几日里,雇主必须继续支付工资的100%。法律并没有就学校和托儿所关闭期间内的应急请假作出规定。尽管雇员应自行负责照顾孩子,但雇主应体谅雇员无法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安排托儿服务。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是在家工作并兼顾育儿。如果无法实现这一点,也可以找寻其他解决方案,例如调整工作时间、加班、假期或休无薪假。

对病人的必要护理:短期护理假
如果雇员因《工作和护理法》(荷兰语为“Wet arbeid en zorg”)中所述人员的疾病而必须采取必要的护理,则该雇员可以为此目的休短期护理假。在该假期中,雇员有权获得工资的70%,但工资至少需满足法定最低工资标准。准予休假的条件是,病人需要照顾,而有关雇员是唯一可以提供这种照顾的人。休假时间为每十二个月可休每周工作时间两倍的假期。

滞留国外:雇主的风险范围
如果某位雇员因航班取消而被困在国外无法返回荷兰,则视这种情形为不可抗力。既然无法工作不在雇员的风险范围之内,则雇主原则上必须继续支付工资的100%。但是,在某些情况下,继续休(更多的)假也是合理的。这尤其取决于雇员在国外的情况。

害怕感染:拒绝工作(荷兰语为“werkweigering”)
最后,有些雇员因为害怕被客户或同事传染新冠病毒而不想上班。如果雇主不同意该雇员缺勤或在家工作,则该缺勤被视为拒绝工作。随后,在警告雇员后果以后,雇主有权停止支付工资。值得注意的是,RIVM并没有建议关闭工作部门、工厂或组织,即便一起工作的人数超过100人。

上述情况并不因雇员可能属于新冠风险人群这一事实而受到影响。尽管RIVM建议在这种情况下应避免与他人接触,但这并不意味着属于新冠风险人群的雇员免除了履行工作职责的义务。原则上,例如在家工作、引入错峰工作时间等措施已足够预防传染。

如果您需要更多信息或无法与雇员就此事项达成一致,请联系 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18/03/2020

更新 2 - 劳动法
引入保留工作的临时紧急过渡性措施:受新冠影响的荷兰雇主的劳动力成本显著降低

I我们在早前的文章中指出,因新冠病毒传播而造成财务问题的荷兰公司可以向社会事务和就业部申请缩短工作时间的许可证。通过减少工作时间,荷兰劳工局(UWV)对于不工作的时间支付失业救济金(荷兰语为 “WW-uitkering”)。昨晚,荷兰政府宣布了更全面的补偿计划。由此,雇主无法再申请缩短工作时间的许可证。已经提交的申请将根据新计划进行处理。

保留工作的临时紧急过渡性措施

政府宣布采取修订后的缩短工作时间的计划,即所谓的“保留工作的临时紧急过渡性措施”。该计划将从2020年3月1日起追溯生效。修订后的计划是向遭受新冠危机影响的公司所提供的一揽子支持措施中的一部分。新计划与现有的缩短工作时间计划在以下方面有所不同:

1. 雇主申请该补贴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
2. 获得紧急补贴的雇主,其预期营业额应至少损失20%;
3. 雇主可获得的最高补偿额为最高日工资的75%,但最高不超过90%。最终百分比取决于营业额的损失;
4. 补偿也适用于签订了零时工合同的雇员和临时雇员;
5. 紧急补贴的使用期限较短:最多可以获得不超过3个月的补偿金;
6. 补贴期间不得出于经济原因解雇雇员。

补贴的失业救济金,最高可达工资的100%

对于在缩短工作时间的情况下是否应将失业救济金提高到全薪水平尚不清楚。但是,由于引入了新机会并增加了最高补贴的百分比,因此,该讨论将失去重要性。尽管如此,社会事务和就业部长在荷兰一档播出的电视节目《Nieuwsuur》的一次采访中证实,如果雇主就紧急补贴提出上诉,雇主有义务继续支付全薪。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有关紧急补贴的信息,请联系:

若您希望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03/03/2020

更新 1 - 劳动法
因新冠病毒导致的工作量减少,荷兰雇主可节省劳动力成本

荷兰内阁已将新冠病毒归类为非正常企业风险的特殊情况。这意味着,应对因新冠病毒传播而导致财务问题的荷兰公司可以向社会事务和就业部申请缩短工作时间许可。减少工作时间后,由荷兰劳工局(UWV)就非工作时间支付失业救济金(荷兰语为“WW-uitkering”)。

申请条件
获得许可的前提是,公司必须证明,在至少2个至多24个日历周的时间内,工作量至少减少了20%,并且工作量的减少与新冠病毒有直接关系。

许可
如果符合申请条件,社会事务和就业部可以发放缩短工作时间的许可,最长不超过六周。应雇主要求,此期限可延长三次。

失业救济金
获得许可后,雇主即可申请失业救济金。失业救济金将直接支付给雇主,而雇员依然受雇并且可以照常领取工资。

不减少零时工雇员和临时雇员的工作时间
上述工作时间减少这一措施不适用于零工时合同中的待命员工和临时员工。

获取更多有关新冠病毒的荷兰劳动法相关信息,例如就新冠病毒员工相关的权利和义务,请与我们联系。

 若您希望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新冠热线平台成员: (corona@heussen-law.nl ,或致电+31(0)20 312 2800。

 

更新9 - 公司法

购与COVID-19:在新冠疫情期间及后疫情期间的尽职调查

 

Temporary Act Covid-19 Justice & Security extended until 1 June 2021